中超

召神者 第24章 胖胖和蛋蛋

2020-01-16 17:43: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召神者 第24章 胖胖和蛋蛋

不论是国境线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小渔村里发生的事情,身在遗迹中心的苏泽一概不知,他只是觉得自己很累,需要用充足的睡眠犒劳犒劳自己,结果一睡就睡到了大中午。

当球球用屁股将苏泽坐醒后,他先揉着眼睛环视了一圈昨晚被遗迹兽折腾得一塌糊涂的山林,这才回忆起自己睡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于是立马紧张兮兮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腿,确认自己并没有爆体而亡之后,才颤巍巍地爬起来。

“嗯~”见苏泽醒来,球球立马钻进他怀里撒娇。

“哎呦我去……”虽说没受什么重伤,不过几十处皮肉擦伤也够苏泽疼得直哆嗦了。为了安慰球球,他还是坚强地说:“没事,都是小伤,回头弄点草药敷一敷就没事了。”见球球安心地点点头,他才大手一挥,大喝一声:“给我出来!”

别看苏泽年纪不大,可他丹田健硕、底气十足,一声厉喝顿时惊起无数时隔不知多少年,今早才敢靠近此地的飞鸟,然后就见昨晚还不可一世、喊打喊杀的遗迹兽,从一枚巨大的气旋里钻了出来,老老实实地趴在了苏泽面前,低声下气、瑟瑟发抖。

看着才过了半天就已经完好如初的遗迹兽,苏泽不得不惊叹魂力的奇妙。直觉告诉他,自己昨晚那股强烈的困意,只不定就是拜治疗遗迹兽的伤势所赐,这也正应了罗琼那句话——魂力,可以赐予使魔新生!

“呐呐呐,大家伙,你该不会还想要我的命吧?”苏泽面色不善地瞪着遗迹兽。

“哎!”球球从苏泽怀里跳到了他的头顶,瞪着大眼睛冲遗迹兽气鼓鼓地大叫。

“唔……”遗迹兽可怜巴巴地蜷缩在地上,除了小声呜咽就再不敢乱来。没办法,苏泽以魂力将它治愈,除了召唤师与使魔的关系,他更是自己的再生父母。球球就更别提了,回忆起昨晚它把自己生生踩穿的那一脚,那股直通死亡的剧痛,遗迹兽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就连看着球球的目光里,恐惧中都还透露出一丝崇拜。所以说,它哪敢在这一人一兽面前造次?

见遗迹兽一副乖巧的模样,苏泽也渐渐放下心来。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着像干掉的胶水一般糊满自己全身的粘液,他没好气地骂道:“看看你昨天晚上干的好事,山谷也没了,小溪也没了,你是打算让我就这么脏兮兮的上路吗?”

“呜……”遗迹兽可怜巴巴地说:主子,对不起……

“哎呦喂!”球球灵活地跳到遗迹兽面前,叫了两声指导它应该如何讨好苏泽:没看到我家苏泽有洁癖吗,还不快点带我们去找干净的水?

“呜……”受到球球的点拨,遗迹兽顿时明白了主人气愤的源头,于是立马抬起一根巨大的蚊子腿,像开采石油的钻井一般,重重插进了破败不堪的地面,结果竟精准地打通了地底的水脉,为苏泽量身打造了一口虫造喷泉!

源源不断的清水从地底涌出,不多时就把残破不堪的山谷变成了一片浅浅的湖泊——强大的使魔,果真有改变地貌的恐怖实力!

“额……”苏泽原本还想多骂遗迹兽两句,结果这货的表现却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愣了片刻之后,无话可说的他也只能无奈地瞥了遗迹兽一眼,然后召唤出同样忙活了一晚的蓝火和黑水,赐予它们和自己共浴的机会。

对苏泽来说,球球亦师亦友,更像是他的闺蜜,而目前暂住在他魂屋里的,正是黑水、蓝火、遗迹兽,这三只被他尚且定义为“魔兽”的动物,以及那颗从父母亲卧房床头柜中找到的黑蛋。

看着自己掌中的黑蛋、湖水中翻滚嬉闹的黑水和蓝火,以及趴在岸边一动不动的遗迹兽,苏泽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们都是我的使魔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你们一个新的身份才对?”苏泽用空洞的眼睛看向遗迹兽,“等走出这片山林,我总不能叫你遗迹兽或者大肉虫吧,还会得起个名字才行。黑水和蓝火也是,那是师尊给你们起的名字,趁着这次机会,一道手全换了吧。”

“咦?”球球觉得很有趣,漂浮在苏泽身边打转转,一副我是老大的样子。

“嗯……”苏泽看着遗迹兽,脑子里费力地思索着各种词语,嘴里小声嘀咕:“你是个大肉虫,‘大大’不好听,‘肉肉’听起来好像有点油腻,‘虫虫’是不是太直白了一点……”片刻之后,苏泽突然眼前一亮,指着遗迹兽说:“我想好了,你以后就叫胖胖吧。”

遗迹兽一脸茫然地抬起了头(虽然它没有脸),当它确定苏泽是在认真给自己起名字之后,瞬间就被这个挫死人不偿命的名字雷得外焦里嫩!一时间,它甚至觉得干脆冲上被被球球踩死得了,省得一辈子背负这么屈辱的名字!

“吱吱吱!”听到这个名字,大松鼠抱着肚子在湖水里笑得直打滚,连自己赖以为生的大松果漂走了都不知道。就连无法出声的黑水,果冻一般的身体也是笑得一抖一抖。

“哎!”球球一声娇喝,立马让三只使魔正襟危坐,它的意思很简单:胖胖这个名字不好吗?我叫球球,它叫胖胖,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呀!

见使魔们都在取笑自己给遗迹兽取的名字,苏泽便玩味的看向了黑水和蓝火,这次他可就没怎么思考了,张口就说:“你们俩的名字我也想好了,黑水以后就叫芝麻糊,蓝火以后就叫大龅牙,就这么定了。”

“吱吱吱吱吱吱吱!”蓝火再也笑不出来了,听到这个新名字,连忙举手否决。黑水也是,听到“芝麻糊”三个字,身体立马气得膨胀了一圈,显然是坚决不能接受的!

“哎……”球球叹了口气,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黑水和蓝火,它倒不是觉得芝麻糊和大龅牙有什么不好,而是遗憾它们没能加入球球、胖胖这样的叠字大军。

“怎么了,你们不喜欢吗?”苏泽地问。

“吱吱吱!”蓝火急的直点头,黑水也跟着缩小了身体。

“不喜欢就算了,那你们俩就还叫黑水和蓝火吧。”苏泽随意地说。

听到这句话,黑水和蓝火纷纷在水中朝苏泽三拜九叩,心说咱们的主人如此讲理,往后一定要为他尽忠职守、肝脑涂地才行啊!

“那么……”苏泽话锋一转,又问:“现在你们觉得胖胖这个名字怎么样啊?”

“吱吱吱!”如果能说话,蓝火一定会高呼:好听极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状,遗迹兽在岸边拼命地摇头,试图用自己的虔诚来改变悲惨的命运。结果却见苏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用一种不冷不热的语气说:“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它们本来就有名字,你有吗?胖胖和大肉虫,你自己挑一个,没有第三个选项。”

“呜!”听到这话,遗迹兽终于放弃挣扎,脑袋重重砸在地面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泽才不在乎遗迹兽的情绪,反正召唤师与使魔之间,名字的意义也不大。最后,他看着手中的黑蛋,撇撇嘴说:“我也不知道你孵出来是个啥,干脆就叫蛋蛋吧。”

这时,球球游到岸边对遗迹兽叫了两声,意思是说:胖胖,别装死了,看看那颗蛋,它才是真的可怜呢!你好歹还反抗过,人家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呜……”遗迹兽丧气地哼唧了一声,认命了。

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江西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玉林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