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冥尘贯 第三四九章 树上溺尸

2019-12-04 18:2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尘贯 第三四九章 树上溺尸

门外步履匆匆,只一会儿便消失了。小巫蛮刚刚睡着,楚江童闭目静听,已经料定这很可能就是那些前几天出现过的画廊“访客”,他们不会善不甘休的。他立即将装有照片的牛皮纸信封放好,悄悄出画廊查看一下

一推门,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门前的桑树上,吊着几具白色身影,手电筒不照还好,一照惊得人魂飞魄散:是几具被杀的溺尸,样子太恐怖了,所有的脸孔都是冷冰冰的扭曲变形着,看样子已经**的了。

楚江童摇摇头:“混蛋,你们也太过分了!”

来到桑树下,一个个溺尸,皆被捆缚双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杀的。突然,小巫蛮已经飞身而至,向远处呜呜两声:应该那“凶手”刚刚离去,你瞅准了解吗?小巫蛮点点头。

“追!”楚江童一声令下,回画廊取了骕骦阴阳戟,胸腔如沸,愤怒异常。小巫蛮拼命向前追去。

轻轻将几具溺尸放下,他们死得很惨,待仔细看了看才知道全是被暴打而亡,这些正是被自己救出的那几个溺尸。来不及将他们掩埋了,只好扯了一块篷布暂时遮盖一下,飞身向小巫蛮的唿哨声处追去。

他已经彻底被激怒了,没想到这些恶鬼如此残忍,还要来此向自己示威!另外那些溺尸也许逃走了,但愿不要身遭毒手。小巫蛮的唿哨声,在通往冥门涧的山路上时高时低,充分说明,那恶鬼是从冥门涧而来。

楚江童追着追着,突然向旁边一转,飕飕飕……径直抄了那条近道。不大工夫,小巫蛮的唿哨声便从山下的小路上传来。

他已经来到通向冥门涧村的路边,横戟而立,自己这么快出现于此,连小巫蛮也会大吃一惊的。虽然刚才的近道难走,可是自己双脚已经不用着地,身体如风一般轻轻飘动,速度之快连自己也纳闷不已。

由此看来,画廊中的那些脚印,不是那些逃走的溺尸所为,正是这即将看到的混蛋留下的:我今日一定要将你们碎身万段!

小巫蛮的唿哨声越来越近,恐怖的鬼影也即将出现。

飕——小巫蛮跃到跟前,紧张地四处搜寻。“小巫蛮,怎么回事?”楚江童低身问道。小巫蛮头颅不停地扭动,好像刚才那个可怕的鬼影刚刚离开。突然,它身子轻弹,向冥门涧村里弹去。

楚江童随即闭目而听:不对,刚才的恶鬼没有进村子,而是又向回飞驰,他只是向村子里投掷了一件东西,作为假象。

于是,楚江童哈哈一笑:“我倒要看看你跑到哪里去?你的脚步声,不会逃不过我的听力!”吼——吹一声唿哨,免得小巫蛮找不到自己。也许,此时那个“混蛋”来了个出奇不意,看到自己在冥门涧,必然那画廊中空虚,正好可以避实就虚。

楚江童沿着山路一路急追,不一会儿来到了画廊门前。

咦?门前清静,唯有那几具溺尸被盖在一边。画廊内亮着灯,自己刚才临走时故意没关,这样可以暂时迷惑一下外边的鬼。刚才那“人”呢?听声音不会走远,应该就在周围,而且不止一个。楚江童手一伸,将骕骦阴阳戟提在手中,小巫蛮回来了,气咻咻的好像不太满意此次的成绩!

“小巫蛮,我们没想到这些混蛋这么狡猾,听——他们又来了,小心些!你看到他们的样子了吗?”

小巫蛮双手比划起来,长长的头发,吓人的脸,还有个细节,就是一个恶鬼走路一跛一点的。

“小巫蛮,好吧,我有数了,此前见过他们……”楚江童指指地上的溺尸。

小巫蛮呜呜着点头。

“噢,明白了,你们就是诡塘中的几个功力超群的溺尸头领,怪不得能够将虎儿的功力吸去!虽然你们一直没有出现,老子就料到你们绝不可能消失。我靠,你们也太差劲了,一点儿空隙也不给我留。”

这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楚江童心里很明白。

小巫蛮懂事的在一边陪护,楚江童抬高音量骂道:“都怪我功力不高,又***让***跑了,来来来,咱们先将这几具倒霉的溺尸埋了……”

楚江童进了画廊,将弓箭递给小巫蛮,又提出农具,一幅专心去干活的样子,却冲小巫蛮递了个眼色。小巫蛮会意一笑,料到主人又有新的计划了。几具溺尸挺沉重,楚江童将菜地边挖了个大坑,将他们全推进去埋好,以铁锹拍了几下土,耳轮飞转,心事重重的叹一口气:“小巫蛮你也累了,咱们休息去吧——”

小巫蛮点点头进了画廊,楚江童随后进去将灯熄灭!此时,他已来到床边,将被褥铺好,故意长长地打了个呵欠:“嘘——小巫蛮,走,从后窗出去!”楚江童跃身推开后窗,轻轻跃出,小巫蛮跟在身后。

他们首先隐在房边悄悄观察。

这几个溺尸头领非常狡猾,一直没有靠近画廊。他们正分散着隐在古城河对岸的板房一侧。此时板房里正在鼾声中,如果冲过去,一旦他们进了板房就麻烦了。也许他们故意躲在那里,随时将工人作为要挟。怎么才能把他们引到画廊这边来?楚江童紧紧盯着他们。

小巫蛮将弓箭拉满,已经瞄准他们。这种有形的溺尸并不十分可怕,他们纵然功力深厚,也不至于捉摸不到形体。

这时,板房里一个工人出来夜解,迷迷糊糊的,可能正做着半截残缺的梦。

一个白衣溺尸就站在他面前,几乎相碰到他的身体,这个工人打着呵欠也没觉察到。噢!也许这几名溺尸有隐形功力,平常人看不到他们吧!

一个个溺尸跟考查团一般陆陆续续进了板房……

楚江童和小巫蛮一看,傻眼了:卧槽!敢情白白从后窗跳出来了?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先袭击画廊哪!要不就是临时来了灵感:还不如先去逗逗那些疲惫的工人们,免得他们睡得太香。

不对!楚江童握戟才要移动,却感觉后窗东侧贴着一条白影!啊?溺尸——他又是何时过来的?再瞅瞅板房处,几个白影正在晃来晃去!妈的,这是故意迷惑人还是十面埋伏?

“小巫蛮,我们去板房,画廊中的暂时放弃!”小巫蛮指指房后的溺尸,“走,先不管他。”楚江童抬步疾奔,瞬间来到河边。

“我们必须将这几个溺尸引开,哪怕再让他们逃走也绝不能危及到工人!”楚江童握住小巫蛮的“手”。小巫蛮咀嚼着锋利的牙齿,表示同意。进入板房的几个溺尸团终于出来了,但是有两个留在里边,毫无动静,只要它俩不出来自己就不敢行动。

他吩咐小巫蛮看好板房外的几个溺尸,自己进板房看看。为了不致于自己的骕骦阴阳戟暴露目标,交给了小巫蛮,赤手行身,贴地向板房内闪去。门外的几个溺尸,晃来晃去,可以看出,他们自始至终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画廊中。也许他们有个约定,只要画廊那边行动失败,这边立即动手。因此,只有画廊那里还没有被发现真相之前,这边就要首先偷袭成功!

奇怪,板房内没有溺尸,倒是工人们稀奇古怪的睡姿和鼾声让人感到恐惧。

“我靠,你们之间都混进‘特务’了,还睡得这么嚣张!”

俯身搜索,先从房梁上开始,没有。床下更不可能,比臭豆腐还难闻的劳保鞋,塞得满满当当的废纸壳、塑料编织袋……他们能躲在那里?楚江童不敢站起身,若被发现,必将功亏一篑!不好,画廊那边已经有了摔砸声,很可能他们发现不对劲。正贴地爬行着,一张大大的统铺上,有点异样。啊!大老远就凉凉的,怎么回事?待仔细一瞧,一双光脚丫子非常特别,又大又凉,还泛着青森森的光……啊!原来你在这儿哪?

楚江童本能地伸手靠了靠,试试真伪,没错!他就是混进建筑队伍的“特务”。

怎么进攻呢?这俩“特务”还不在一起,另一个在靠近门边的双人床上,看那样子都很困都有了睡意。楚江童慢慢起身,借助板房外的灯光,盯向这个溺尸。

啊!差点笑出屁来,几个工人睡姿奇特,有的将一条腿搭在溺尸的身上,还有个年轻工人动情地搂住他的脖子,以为这是半夜找上门来的冰玉美人呢……哧——这半夜钻入的溺尸,倒成了抢手货,我靠!

这时,画廊处传来一声唿哨,楚江童一个激灵,小巫蛮已经奔去画廊,它一定发现了新问题。但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俩“特务”清除,否则,他们肯定会拿工人做人质!只要那样,自己便陷入被动!楚江童首先抓住这溺尸的双脚——太凉了!真难以相信,这几个工人为什么偏偏搂住他的身子。

本意是将它拖起后再甩出板房,不料,这混蛋真睡着了,翻了个身,双手一边一个,将两个工人抱在身下……

“你就在这儿睡吧!”楚江童一把卡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握,咔吧——这溺尸双脚踢蹬几下便不动了,一会儿化成黑烟消失。楚江童一个跃身,几乎就在门口那个溺尸抬头的顷刻间,一下踩住他的脑袋,双脚一拧,咔吧!这溺尸年纪略长,不过同样没有功力,幸好这俩**“特务”有嗜睡陋习,再者又没有功力。

若是遇上俩有功力的溺尸,自己也没这么容易得手哪,真是天助我也。

就在楚江童才要闪出门外之际!飕!从窗口飞来一根长长的东西……

武汉哪个医院视力激光矫正好
赤峰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阜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青岛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