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环保新标准将启 药企面临环保成本门槛

2019-10-09 19:2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石家庄以东10公里良村开发区很快将成为一座“药城”,良村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0年底,华北制药集团主厂区将整体搬迁到此。 按照石家庄市《主城区工业企业搬迁规划》,目前华药集团位于石家庄市区的9家子公司将整体搬迁到良村开发区,需耗资49亿元。 目前的华药集团主厂区紧靠石家庄一环,距市中心人民广场不足两公里。因为总是散发出一股特别的酸腐味道,出租车司机宁愿绕着走。 华药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跟记者解释说,这是玉米发酵的气味。资料显示,华药集团旗下18家企业在石家庄有独立排污口,年排放污水约1800万吨。 不仅是华药集团,石药集团、东北制药等原料药生产企业也有整体搬迁的计划。企业一方面出于扩容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与日剧增的治污压力。 8月1日,《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即将执行,一旦企业未达标,环保部门可以责令企业停产整顿,直至企业处理达标。有人士认为,这或许会导致行业洗牌。 新规曲折诞生 记者从国家环境保护部了解到,现在对制药企业废水排放,执行的标准是《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中的二级标准。而新标准几乎涵盖所有制药门类,要求也更加严格,《标准》按照工艺和生产过程将制药企业划分为六类:发酵类、化学合成类、提取类、中药类、生物工程类、混装制剂类。 《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任立人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标准中的主要指标均严于美国标准,例如发酵类企业的COD、BOD和总氰化物排放,与最严格的欧盟标准相接近。 不过,对于新、老药企,即将执行的《标准》还是有所“区别”。据任介绍,对于老药企,会有两年的过渡期,如发酵类COD排放过渡期限值为200mg/L,两年之后执行120mg/L的新标准;而新建企业则会执行新标准。任立人乐观地说:“按照这个标准排放,环境肯定会有很大的改善。” 事实上,早在2002年,国家环保部的前身国家环保总局就立项制定《标准》。“当时我们没有掌握全国制药企业的污染情况,调研的过程中也受到一些阻力,因此制定进度就慢了。”国家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周凤保处长告诉记者。 标准出台前曾几次征询药企意见。据任立人介绍,第一次是2006年在台州。在征求意见时,“一些企业出于商业机密的考虑,不愿意透露自身的治污情况。” 去年10月,《标准》大规模征求意见。“当时向500家企业发出了调研函,但真正作出完整反馈的企业不足50家。更多的企业不愿明示自己的治污程度和具体投入。”任立人回忆说。这延缓了标准的出台。 直到《标准》发布两周前,环保部还在组织意见征求工作。在采访过程中,一家业内知名企业的环保部门负责人就明确告诉记者,“我觉得这个标准不合理,至少调研范围没有包括各大高校的专家。企业也没有完全调研到,我们企业他们就没来。”任立人回应说:“当时这家企业就没有反馈调研函。 加上经费也有限,因此没有调研这家企业。” 尽管制定过程中大量企业反映标准过严,希望宽松一些。但最终出台的标准却更为严格。如COD排放限量就从《征求意见稿》中的150mg/L降到现行的120mg/L。 周凤保和任立人都表示,这样的标准设定完全是从区域环境承受能力考虑的。 制药行业变局 记者了解到,发酵类和化学合成类药品的企业因其环境污染问题最多、治理难度大,可能是《标准》实施后受影响最大的。 全国最大的青霉素工业盐生产厂家河南华星曾因环保问题多次被勒令停产治理。华星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因为考虑环保,没开那么多生产线。”公司环保部一位工作人员解释,部分生产线还在技改过程中。但他没有透露具体的停产比例。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华星已为污水治理投入超过1亿元,其工业污水处理能力为6万吨/天,相当于每天处理一般城市废水30万吨,接近一个中型城市的污水日处理量。即便如此,当记者询问8月1日之后能否达到新标准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很难说。 作为全球主要的核黄素(维生素B2)生产企业,广济药业去年7月因污水超标排放而被迫限产改造。公司公告称,新投入4300万元建设的污水处理设施将使企业COD排放量低于100mg/L,为此每年将增加污水处理成本2000万元左右。 制药企业因产品不同,其采用的污水处理工艺迥异,处理成本相差较大。按现行标准,一般发酵类企业污水吨处理费用在3元左右;但执行过渡期标准,每吨处理费用就将提高到5-6元;最终达标的成本还将上升。任立人估计:“治污成本还将可能翻倍,对于一些利润和成本持平的企业,到时可能会难以为继。” 对于国内4000多家制药企业,有多少家能迈过这道“槛”?任立人表示,无法估计。“并不能说大企业没问题,小企业都会受影响。很多中小企业环保方面做得比较好。” 周凤保对记者表示,“按照目前排放程度实际测算,国内有50%-60%的企业能够达到新标准,而一年之后将有80%的企业能达到。” 业界有声音认为,《标准》可能吃掉国内原料药的成本优势。对此,任立人表示,发达国家正不断将原材料药和中间体生产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我国近20年来原料药出口量平均增长在17%以上,这种趋势是不会因为一个排污标准而轻易改变的。举例来说,目前我国一支青霉素制剂的价格还不到1元,这样的价格优势是欧美国家无法比拟的。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怎么预约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