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明星天王 第七百四十五章 音乐是有灵魂的

2020-01-17 01:1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明星天王 第七百四十五章 音乐是有灵魂的

高家别墅,二楼高俪丹房间内。

“丹丹,等会儿跟妈下去,你给姐姐道个歉。”徐静对坐床头拧着布偶的高俪丹说道,这个布偶是阿狸,它已经开始发展周边产品,毛绒玩具是很大的一个周边项目,很受欢迎。

“我为什么要道歉,她打我。”高俪丹摸着被打的脸颊,她以前没少跟高俪桐吵架,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姐妹,但这次是闹得最凶的一次。

徐静本着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期望,一听高俪丹这样,脾气也上来了:“桐桐打你她没打死你就算好了,你还抱怨你这是抢她男朋友的行为你知道不”

“我我没有。”高俪丹底气不足,本来她就没想过要抢,今天这一出,反倒刺激了她,心底好像产生了那么一丝意思。

不过高俪丹有些泄气,她现在是想抢,但大姐要有什么有什么,身材比她好,脸蛋比她漂亮,她还干瘪瘪的,在姐夫眼里就是个小屁孩。

“她为什么这么漂亮,你们偏心。”想到姐姐,高俪丹难过,同样是两姐妹,差距挺大的。

徐静无语,一般第一胎的质量是最好的,其它相对来说越来越差。

“你懂什么,那是爱情的湿润,以后你上大学谈恋爱了,也会跟大姐一样漂亮,再说了你现在还小,才多大比你大姐小十岁呢。”徐静对高俪丹要求严格,但最疼的就是她,跟高俪桐比,她是长得逊色了许多。

但那也只是因为跟高俪桐比,就像一个千万富翁跟亿万富翁比,是差了很多,可一旦跟普通人比,那就是有钱人,凡人几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

“我不道歉,她打我。”高俪丹拒绝道歉,她已经没有当年高俪桐要去上大学,一周回家一趟,每次高俪桐一离家她就哭得稀里哗啦的那种感情了。

徐静又想发火,但忍住了,耐心道:“小曈说了,家和万事兴,亲人记恩不记仇。”

把苏曈搬出来,高俪丹明显心动了,犹豫了一下,勉强道:“好吧,我道歉就是了。”

没过一会儿,徐静和高俪丹下楼。

楼下苏曈和高俪桐的关系缓和了很多,正在说话,还很亲昵,看到徐静高俪丹,两人保持一定距离,坐好了。

高俪丹看到苏曈和高俪桐刚才亲密的样子,就想掉头上楼,徐静连忙拉住她:“你这孩子,是不是非要全家因为你支离破碎才高兴”

“丹丹,过来啦,敢作敢当,这才是好姑娘,万人景仰。”苏曈笑道。

高俪丹这才有些不情不愿地走到高俪桐面前,低头说道:“大姐,对不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

高俪桐气消没那么快,扭过头,抢谁的男朋友不好,抢姐姐的男朋友,大禁忌,不能原谅。

苏曈手肘顶了顶高俪桐,示意她大人不计小人过,翻过去了。

高俪桐还是不肯接受高俪丹的道歉,不说话,头还是扭向一边。

高俪丹紧紧抿着的嘴,再次开了:“大姐,对不起,原谅我吧,我知错了。”

高俪桐不理会。

苏曈一阵心烦意燥,高俪丹仅仅发个相片,高俪桐就耿耿于怀,以后她知道杨菲菲和李雯的事后,这天得塌了。

这种人生,想想都不敢再想了。

“我很忙,我回家了。”苏曈有些心灰意冷,站起来。

“没没事了。”看到苏曈说走就走,高俪桐鼻子一酸,眼泪当下就涌出,出声表示接受高俪丹的道歉。

血脉相连,看到姐姐哭,高俪丹也忍不住自责,哭道:“大姐别哭,我真的知错了,对不起。”

苏曈叹了口气,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人生如此艰难,一切都是自找的。

他转身走向客厅一角,那里摆着一架钢琴。

钢琴算是中高资产阶级的消费品,可以陶冶情操,经济条件富裕的家庭,多会选择这个乐器,高俪桐和高俪丹有学过钢琴,家里自然有钢琴。

苏曈坐到钢琴前。

他手指从琴键一头划到另一头,琴音毫无感情响起。

随后,苏曈的手指缓缓在琴键上跳起,速度渐渐加快,每一根手指如一只精灵在跳舞。

高俪桐一愣,这首曲子,她很熟悉。

高俪丹对这首曲子也很熟悉。

甚至,徐静对这首曲子也很熟悉。

它可以说是苏曈最早让它在这个世界出世的一首钢琴曲。

梦中的婚礼。

这是苏曈开始的时候给它的名字,此后,他还给它取了另一个名字,就叫爱人的婚礼。

苏曈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心情是糟糕的,觉得人生有些迷惘,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音乐有灵魂,注入灵魂和情感的乐曲,总能触动某些类似的人的灵魂。

女友嫁人,新郎不是我,看着爱人的婚礼,这是何等痛苦之事。

然而,这种痛苦从乐曲中却又不是以天崩地裂的方式呈现,而是以涓涓细流的方式。

就像人生,不管内心承受着多巨大的痛苦,总不能如倒水一般清掉。

这种方式,更让人难受。

难道结局是那样吗

苏曈在疑惑,他一直认为,他会跟初恋一路走下去。

就如那句话所说的:七岁那年,我捉住了一只知了,以为捉住了整个夏天;十七岁那年,我牵住了她的手,以为可以和她到永远。

现在,苏曈不敢肯定了。

高俪桐也在难过,高俪丹的表现,让她感觉到了世事的无常,人生的变化莫测。

曾经坚信的东西,随着岁月的变迁,还有这个世界的干扰和诱惑,结局总是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

高俪丹听不出太多感受,只觉得苏曈的心情很不好。

徐静则在回想年轻的时候,那时候,那婚礼,宛若在梦中,过去了好久了,连记忆都开始模糊。

无坚不摧之刃,坚如磐石,都可以随着时光化为飞灰,何况人的记忆,最久不过百年,尘归尘土归土。

我们的结局是否就如曲子里所诉说的,即便如今再幸福,将来还是会分道扬镳,各自去幸福,从此天各一方,两不相见。

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怎么样
东山县中医院怎么样
山东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癫痫医院怎么样
西宁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