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新月魔发师 第二十七章 夜(2)

2019-12-04 11:3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月魔发师 第二十七章 夜(2)

群芳会继续。

万丽展现了她的多面美,可是,这次的她全程无笑容。因为看过飘红今天的装扮之后,她知道,今夜,终将改变!她很不爽。她决定下来之后要好好查查!

最后万丽以一支柔美的舞蹈结束了她今日的群芳会展示。

台下无不为万丽的婀娜多姿惊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色啊!

头巾男从万丽出场到结束一刻眼神也没有离开过!

华贵男笑道:“怎么样?此女如何?”

头巾男呆呆道:“我想亲她!”

华贵男一愣,接着哈哈大笑。

头巾男回过神来,随后他的整个脸包括脖子都红了。因为刚刚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的,太丢人了!

华贵男看着他尴尬,随即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兄台何必如此,况且这本就是双修馆,随意即可。喜欢就喜欢,在这里没有人会笑你!”

头巾男点点头,只是还是会觉得尴尬。

台上主持的女子旁白继续道:“第二位,也是呼声比较高的冬香!”

接着,冬香一身黄裙慢慢的走上舞台。

“冬香,邀月门邀月楼梳妆堂执事,目前已获得副堂主提名。修为金丹一层!对于楹联爱好极深。擅长乐器为琵琶。擅长灵动舞,尽显青春活力!以青春靓丽著称!”

同样,冬香也是各种姿态,最后以一首清唱结束展示。

当然,她唱的是词明牌,不同于地球的流行歌曲。但同样很悦耳!

冬香的出现台下仍旧很给面子,毕竟蝉联第二也是因为有相当的拥护者。

头巾男呆呆的看着台上,同时他的嘴角都露出了哈喇子。

华贵男笑道:“怎么?兄台也喜欢冬香?”

这次头巾男不再掩饰了。

“嗯嗯,她也很漂亮!”

华贵男笑道:“这姑娘不行,她虽是双修馆的头牌之一,可她不与人双修,只靠着容颜和才艺成为头牌的!”

头巾男一愣。

华贵男笑道:“你觉得冬香和万丽哪个更好看?”

头巾男想了想道:“万丽!但冬香也很漂亮,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华贵男一笑道:“这么说吧,她们如同果子,一个好看,但也只能看。一个更好看,而且还能吃,你选择是?”

头巾男毫不犹豫道:“能吃的!”

“哈哈哈!”

华贵男仰头大笑,你们门派出了你这样的人,也真是……

舞台上继续上演着群芳争艳。

一个又一个极品美女上台,而台下的观众热情一度度增高。

林欢看着台上,他在思考。

片刻,他有所决定

,他吩咐小昭让她进去后台叫飘红姐出来。

小昭莫名其妙,因为马上就要到飘红姐了。

无奈,在林欢搬出大事威胁之后她还是进入后台叫飘红姐了。

片刻,飘红急急忙忙的出来了!

林欢急切的直接小声道:“飘红姐,我看了一阵也看清楚了!你听我说,你是不是每天上台过后然后等人点你,随后双修?”

飘红一愣,随即笑道:“怎么?欢欢吃醋了?想要和姐姐双修?”

这哪跟哪啊,林欢说道:“那就是我说对了?飘红姐,从今天开始,你不要接客!”

“啊?”

飘红愣了,小昭也愣了。

林欢苦口婆心道:“飘红姐,我就这么说。如果你想一直红下去,那么就一定不要接客!男人都是一样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飘红姐走的是性感路线,就是勾人,要勾的他们心痒痒的,但就是得不到。这样他们就会玩命的捧你,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让飘红姐扫榻相迎!”

飘红一愣一愣的,的亏她之前听过性感理论,否则还真听不明白林欢说的话。

“那就是让他们看到吃不到?”

林欢用力的点头。

飘红进入沉思,她在想着利弊。

终于飘红点点头道:“好,一会我就告诉陶姑姑,从今天开始,我飘红不再接客!”

“飘红姐!”

小昭大惊。

飘红摆摆手道:“就这样决定了。”

说完,飘红坚定得回了后台,因为下一个就将是她。

林欢莫名其妙,怎么让她不接客而已,用得着大惊小怪吗?不接客也能红不好吗?

小昭气鼓鼓的看着林欢。

林欢疑惑道:“怎么?我说错话了吗?”

小昭越想越气,她哼了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们邀月门的功法是以双修而衍生出来的。祖师爷就是与当时的情郎双修得道!可以说,我们的功法就最适合双修!”

林欢一愣道:“那……冬香。”

小昭没好气道:“冬香姐?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她不双修,所以至今还在金丹一层!她停留在金丹一层已经十年了!”

“啊?”

林欢张大了嘴巴!这,完全始料未及!

双修原来不是营生,而是修炼!

林欢急道:“你快去告诉飘红姐,就说我胡说八道的。”

小昭哼了一声说道:“哼,没用了,飘红姐已经决定了。只要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

“啥?”

林欢彻底尴尬了。

本是想让飘红常红的,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潜在利益。这算是自己害了她吗?

阴暗的角落,万丽看到了林欢和出来的飘红交谈。她默默地记下了这个男贴身侍从!

舞台上。

“最后一位,是我们邀月门邀月楼红妆堂堂主,飘红!说起飘红,可能大家都认识,飘红姐曾经乃是我们邀月楼蝉联最久的台柱子。只是万丽上来之后,这种格局产生了变化,但飘红还是那个飘红!”

台下。

“切,还飘红呢!”

“是啊,老黄历了吧?”

“现在邀月楼的头牌怎么还有飘红的位置?”

“哎……其实她该退了!”

头巾男看着众人的反应问道:“兄台,这飘红是谁?怎么大家好像很不满意?”

华贵男笑道:“飘红啊,曾经的台柱子。不过大家看她看的太熟了,已经没有新鲜感了。而且,她岁数也大了!要知道她已经六十岁了。虽然修为到了金丹期六十岁算是青春期,可终究比不过万丽和冬香那种三十出头的年纪不是?所谓,人老色衰!”

头巾男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位过气的头牌。

终于,飘红上场了,在这之前她告诉了陶姑姑自己的决定。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就因为她的人气下滑,导致她的修行速度变慢。所以至今都未突破元婴!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缓步上台!

飘红没有介绍旁白,因为大家都已经很熟悉她了。

随着琴声。

飘红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舞台的中央!

啪!

华贵男手中的茶杯脱落了!

头巾男整个眼睛要冒出火了!

而场下的其他人都呆了,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就连琴师的琴声也停顿了,过了好久才重新配乐。

飘红在台上清唱道:“我已年华逝去,望曾经,如白驹过隙!今朝红颜,仍旧芳华……”

自信!强势!雍容华贵!

性感!妩媚!勾魂夺魄!

飘红唱的很自信,尽管已老,但芳华仍在!

淡淡的神色,妖娆的身材,勾魂的装扮!性感这个词在飘红的身上提现的淋漓尽致!

林欢甚至有些感慨,每个女人都有属于她的路线,而性感路线无疑飘红演绎的更好,更合适!

一曲终了。

台下仍旧鸦雀无声!

“好!”

啪啪啪!

林欢由衷的大叫好,并拼命鼓掌!

飘红对着林欢笑了笑,然后下台。

啪啪

啪啪啪

随着众人反应过来,掌声熙熙攘攘的响起来。

最后演变成雷鸣般的掌声!

“飘红!飘红!”

伴随着掌声的还有无数看客的呼喊声!

这一刻,邀月楼因为飘红彻底沸腾。

这一夜,因为飘红的上台,让所有的人都记住了那勾魂夺魄的美人,飘红!

飘红在后台听着外面的赞扬声眼睛涌起水雾!这种众星捧月的场景多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欢欢,我得福星!

“飘红!飘红!”

邀月楼的大厅持续的响彻飘红的名号。

头巾男呆呆道:“这,就是过气的头牌?”

华贵男脸色一红道:“如同新生!抱歉,我收回之前的言论!”

头巾男认真的看着华贵男道:“我要他!”

华贵男一愣,同时,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厌恶头巾男。为什么?如果没有看到飘红的新生,对于万丽他都无所谓。可,这一刻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然而,他是做大事的,头巾男多么重要他一清二楚!想要知道那与世隔绝之地的情况,头巾男是关键。

华贵男叹了口气道:“我会安排的!”

头巾男笑的很灿烂,而他的脑子里此刻全是飘红的样貌身姿。

所谓有人喜,有人忧。

万丽就是忧的那个。

回到房间,她气急败坏的将所有东西都咋了,在四楼她还能听见来客的呼声。看过飘红的装扮,她想也知道什么情况!

她的丫鬟小青战战栗栗的站在万丽身侧。

万丽狠声道:“你明天去套一下小昭的话,看看飘红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还有,你注意一下飘红养的小男人!必要的时候,你做点牺牲,一定要套出她飘红变美的诀窍!明白了吗?”

小青忙道:“是,小姐!”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四楼很多房间里。不过注意到林欢的就万丽一个而已!当然,万丽也不知道飘红的改变出自林欢。她只是觉得飘红这么重视林欢,所以她要查一查!

冬香回到房间感慨道:“飘红姐这次大翻身了。”

小丫鬟笑道:“冬香姐,可不是吗?飘红姐今天真是太漂亮了!”

冬香笑道:“呵呵,是啊。对了,你去弄点紫罗花来,我要洗头!”

小丫鬟诧异道:“冬香姐不怀疑吗?”

冬香一愣道:“为什么怀疑?当时我闻到了飘红姐散发的香味,却是紫罗花无疑。快去吧!”

小丫鬟恍然,随即跑了出去。

当她到了仓库的时候,这才发现,各大头牌的姐姐们的丫鬟都聚集在这里。

对着仓库的刘老头纷纷要求紫罗花!

大厅。

再兴奋的事也有一个终结,掌声欢呼声再持续很久之后终于停下来了!

接着,就是出价环节!

这是所有来客都知道的事。

依旧从万丽开始。

这一次,只有几个熟客点了万丽,并付了灵石。最后1000上等灵石的一位中年人获胜。当然,他并不是马上就能成为入幕之宾,还需要邀月楼的管事排班,因为每天都有群芳会。所有出价最高的得到这个入幕资格!再由排班,具体的时间抓在头牌姑娘们手中。

冬香也有追捧的人,大多是对楹联歌舞感兴趣的文人雅士。毕竟,冬香不接客!

接着,每位姑娘都有追随者,但大多数都在等着飘红!

华贵男和头巾男就是如此!

终于,在最后到了飘红。

这时主持的女子说道:“飘红从此不接客,只以交谈诗词歌舞待之。好了,请出价!”

哗……

台下以前哗然。

飘红不接客!

这对于他们来说如同晴天霹雳。

头巾男呆呆的说道:“这……怎么回事?”

华贵男也奇怪道:“飘红不接客?不应该啊,沉静这么长时间终于再次成为台柱子,居然不接客?难道她不用修炼了吗?”

台下怒声道:“为什么不接客?”

主持女子冷冷的说道:“这是飘红的决定,大家也都知道我邀月楼的规矩。好了,多的不说,出价吧!”

台下的众人一听顿时没了脾气,是啊,飘红自己的决定,邀月楼的规矩,这两者都让他们别无他法。

可是,飘红的姿态在他们的脑海中久久不能逝去。

“一百!”

有人出价了。

“一千!”

“那是飘红,好意思一千吗?一万!”

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一掷千金豪爽道。

果然,没人会想到居然有人这么抬价!太狠了,财大气粗!

彬彬男哈哈大笑,和他比财力?呵呵!

不出意外,彬彬男获胜。

执事告诉他,明天飘红房间相迎!

彬彬男乐坏了。大笑着走了!

头巾男甚至没有抱怨华贵男不出价,因为他的目的是双修!他叹了口气,飘红啊!

华贵男道:“你也别叹气,之前万丽你也见过了。我得拍期就是今天,你觉得可以的话,今天你就是她的入幕之宾!”

头巾男一愣道:“只能这样啦,谢谢兄台!”

华贵男有些鄙夷,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笑着答应了。

随后头巾男被邀月楼执事带上楼了。

而此时万丽的房间重新恢复简洁。

华贵男看了看头巾男的背影不屑的喃喃道:“普度寺?呵呵……!”

解放军二六一医院怎么样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医生
九江牛皮癣治疗方法
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徐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